我们的域名是飞速中文网(feisuzhongwen)的拼音+com,请大家收藏一下
飞速中文网 >>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 >> 第214章要去做饭
    曲文星对于独孤邈这印象瞬间就崩塌,就想着嘲笑,但是他还没来得及数落独孤邈呢,身后竟然就传来了嘲笑声,曲文星瞬间就觉得心中有点不得劲儿,现在这小子算是他的人吧?跟着他走呢!怎么能容许别的谁嘲笑?这是打他脸啊!

    曲文星心里不是滋味!

    曲文星侧身往后面看了后面守着牢洞门口的两人,略稚嫩青涩初显棱角分明的面上露出一分不愉,咬着牙后根儿,脑海之中将那两个人的模样记得清清楚楚,那嘲笑的嘴脸!真是丑......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没看到现在人是他曲小爷领着的吗?没点眼色的东西!

    哼!他可是很记仇的,让他心里不高兴了,回头看不给他们穿小鞋!

    虽然他只是个小人物,但是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活法,谁还有没有自己生活的手段呢?

    譬如他可是负责他们的饭食儿的!哼!看他不把本来就稀少的肉再给撇下来!让他们连肉末星子都见不到!

    独孤邈一小子就捕捉到这小孩的侧颜上一闪而过的阴鸷,与他本身的稚嫩的略显得有些矛盾。

    哎,她总是容易这般,忍不住心软,十几岁的都想要看作孩子,但是时代不同,经历不同,注定了在相同的年纪所承担的不一样,所以不是谁都能因为年纪小而保持一颗赤子之心。

    对于这个时代这个国家的孩子,生活艰辛注定让他们早些成熟。

    “大哥......”独孤邈的声音依旧是带着点哭泣的声音,哎,小哥儿,矛盾可自知?

    “行了行了!别娘们唧唧的哭了,能不能有点男人的样子?之前看你一身有钱人家公子的气度,现在怎么变得这么......”一言难尽!白瞎了一身好衣裳!看这一身衣裳的布料就是值钱的,拿去当说不定能当不少钱呢!

    曲文星的眼珠子咕噜噜一转,但是这大庭广众之下他可不会直接说出来。

    “怕死啊大哥!我不想死!”独孤邈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望着曲文星,满是诚挚。

    被那么一双不染尘埃的眸子看着,曲文星瞬间就觉得不自在,很是别扭,或许是对方的眸子太过于干净,透亮明净,就像是一面镜子,将他所有的狼狈和不堪都能照得清清楚楚。

    明明看着都是差不多的年纪,可是他不得不为家中生计奔波劳碌,使着心机手段,做着不光彩的活计,为那些刀口上舔血的人鞍前马后。

    就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是满肚子坏水的渣滓,或许有一天一不下心就要丢了性命,或者为了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日子过着一天是一天,就像是偷来的,看不到未来。

    可是眼前的这个弱小子,一看就是家里有钱的,被宠着长大,一副不谙世事的蠢蛋模样,让人鄙夷,却也妒忌,还有......忍不住的怜惜和心软。

    呸!屁的怜惜和心软!

    曲文星立马为自己这样的心思感觉到恶心,他哪有闲心思去怜悯别人?傻了吧!自顾不暇还管什么多余的事情!

    “什么死不死!快别说了!多晦气!”曲文星立刻粗声粗气地呵斥道,银子还没吐出来呢哪那么容易死?

    “快擦擦你那一脸的猫尿,哭丧着脸给谁看呢?”

    “可大哥......我都要死了呜呜!”瘦弱书生模样的独孤邈依然不忘戚戚然地擦拭自己的泪水,大有你不安慰不给个承诺就不罢休的节奏。

    曲文星顿时有点头疼,看着独孤邈跟个小姑娘似的哭唧唧个没完没了,明明是很碍眼的情景,大概是这个小子长得白白的,而且各自比他矮......嗯,让曲文星心头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的怜悯之心忍不住窜出来刷存在感了。

    且,这么闹下去也不好看啊,远处那看门的两家伙的目光还时不时地瞥过来,两个脸上还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曲文星心中烦躁的同时还一个咯噔,他虽然不至于对一个陌生的人付出什么,但是也不想看到这么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子遭受到什么不堪的事情。

    曲文星再看看独孤邈的那白白的小脸,柔弱可欺的样子,现在好多人都好这一口呢!

    “走走走!”曲文星为自己的多余的心思而感觉糟心,他什么时候这么烂好心了,这世上可怜人多了去了,轮得到他去管去操心吗?曲文星拽着独孤邈就走。

    “哎哎哎——”独孤邈有点小小的傻眼,怎么突然就这么强势起来了?

    不过独孤邈也没有反抗,就顺着曲文星的力道被他拽走,只是本能地往后瞥去。

    原本在嘿嘿交谈的守石牢的门人顿时感觉到身上一阵冷意,而其中一位原本正说着“难得见到这么细皮嫩肉的小子,看那皮肤白嫩的样子跟个娘们确实没差别,想必塌上”,只是还没有等到他说完,就感觉到一道强烈的目光,所以就不由自主地望过去,只是不曾想到一下子就望进一双如深渊般的眸子之中,明明是黑白分明,澄澈透亮,但是却让人感觉浑身冰冷,如坠寒窟。

    无机质不包含一丝感情人气,反而死气冲天,血气澎湃,阴暗,杀戮,血腥,带着摧枯拉朽不可一世的力量,翻涌尸山血海。

    迎面而来的恶意似乎是丝毫不加掩饰,更可怕的是那白净的小脸上,嘴角微微一勾,那种饱含邪恶和肆虐的恶意,更是让门人身上一下子就僵硬了,他仿佛看到无数哀嚎但依然被斩于刀下的人,那些残肢碎片,零落得可怕骇人。

    忍不住浑身一个抖擞,然胡清醒过来,再看,那白嫩小子已经被拽走,而自己刚才透过那双眸子之中看到的一切仿佛是幻觉一场,但那目光......怎么就那么可怕呢?

    “喂,你怎么了?跟你说话呢?你傻愣着干什么呢?人都走远了,还有什么好看的?难不成你真的看上那小子了?嘿嘿!说实话这小子长得还真是好看,其实也不是不成啊,只要最后上面的人不将人弄死那就好说,不过,看那小子长得那么好看,啧啧,估计看上的人不少,等落到咱们手里......可别是死的了”

    另外一个守门人一听到“死”这个字,某个神经就像是被戳动了一般,浑身又是冷且僵硬,然后身体很是机械地木楞着地转过头去望着说话的那个守门人,面颊部的肌肉颤动着颤动着,像是终于鼓起勇气似的,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嘴里挤出来,“别说了,别说了!”

    “......你疯了!”朝老子吼什么吼?!但鉴于是平时一起玩的同僚,这感情多多少还是有一点的,所以能包容的话,他还是愿意包容的,不过自己的这个小伙伴突然间发什么疯啊!

    发疯的守门人:他能说他也不知道吗?呜呜!他就是.......就是太害怕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就被吓着了,但心中的恐惧让他忍不住小心行事,好好做人。

    ......

    “就是上面的老大看上你的手艺了,想让你做饭,中午吃你做的饭!怕啥怕?”曲文星一副安慰人的语气,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就是看着这个小子就忍不住想要安慰他,真是邪门儿了。

    或许......或许是因为这个小子长得太好看了些?曲文星忍不住胡思乱想道。

    “可要是做饭做的不好吃那惹老大生气了怎么?”那岂不是要完?独孤邈依旧是小心翼翼的语气,眼神更是怯生生地望着曲文星,好似将曲文星当成救世主似的,想要从曲文星这里获取什么救命的方法。

    独孤邈是发现了,这个小孩还是有点意思的,邪恶之中尚存的善良?有点别扭,有点奇怪。

    但是不妨碍独孤邈想法设法的逗弄。

    大概是想多点有趣的事情吧?

    “怎么会不好吃?我问你,你们你行人昨天吃的饭是不是你自己做的?”

    “是啊!”

    “那不就得了呗!就要那个味!是你自己做的怎么还会做不出那个味道呢?所以有什么好怕的?”曲文星很水直白地安慰道,不过话说到这份上,曲文星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话说你是你们之中的少爷没错吧?”

    曲文星觉得这个自己应该是不会弄错的,看其余人对这小子的恭敬,这就能够看得出来,但是奇怪的是他一个少爷怎么给下人做饭吃呢?这有点奇怪了不是?

    “他们做的饭不好吃!”

    “所以你就自己亲手做?”惊呆!这么讲究的吗?难以想象!曲文星的目光将独孤邈上上下下再次打量了一遍,这衣裳的布料材质就先不说了,就谈这发型,到现在也是一丝不乱,可说确实是非常讲究的了。

    不过就算是再怎么讲究,到了这个地步......也由不得你讲究了哼!曲文星绝对是不承认自己内心的嫉妒。

    随手将将一件粗布衣衫扔给独孤邈,“换上这个!”也不说为什么,他当然可以解释说怕独孤邈干活不方便,又或者说你穿着如此与这里格格不入引人瞩目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是的,这张小白脸确实是太突兀了!要不给他抹点锅底灰?这这招蜂引蝶的脸给遮盖住?这应该就方便很多了吧?

    独孤邈也没有问为什么要换,只是很是顺从地接过衣裳,都是外衫,所以独孤邈也想太多,脱了衣裳就想要换来着,还边说着“他们做的不好吃是一回事儿,我这不是怕好东西被糟蹋吗?”

    曲文星:“你家还缺那点肉钱?”不信!

    他刚想说更多来着,但是眼看着独孤邈就要脱衣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感觉到有些不自在,几分羞赧之意涌上心头,想要呵斥出声,但又觉得自己有些理亏,好像说什么都不是很在理的样子,所以嘴里嘟囔嘟囔着就疾步走出去,看都不看独孤邈一眼。

    独孤邈看曲文星那个疾步像是被什么追赶的样子,很是有趣,这么敏感的吗?

    抬眼打量这个像是个储物间的小小房间,杂七杂八的东西,虽然多,但是却又都被摆放得整整齐齐,像是个生活的小蜗居。

    而从支微末节,以及刚才那小孩随手熟悉拿衣服的动作,独孤邈猜测,这极有可能是这小孩子居住的地方。

    “换好没有?换好我们就走!早点准备!”曲文星在外面喊道。

    “好了。”

    然后曲文星就进来了,看到独孤邈脱掉的衣服放在一旁的椅子上,走上前就收拾,然后嘴上又自言自语地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利索地将独孤邈的衣服收拾起来,看着是一副贴心的样子,但心里是绝对没打算将独孤邈这衣服还给独孤邈是了。

    虽然嘴上说着,“先将这衣服放这里。”至于回头独孤邈来不来得及或者有没有时间再来这里换衣服,那就不是他能管的事情了。

    而这衣服也就顺便留在他这里,回头当掉可又是一笔钱,曲文星心中打的是好算盘。

    “好。”独孤邈依旧是很好说话。

    曲文星:这少爷很好哄的样子啊!倒是一点都不像是什么商人家的少爷,怪不得会亲手给自己的手下做饭吃呢!

    “好,那你就跟我走吧,去厨房去,做你昨天做的菜。”

    “腊肉还有吗?还有我的那些调料都很重要。”

    “知道了知道了,都给你带来了。”

    曲文星将独孤邈带着往大厨房去,现在还没到晌午,所以厨房也还没有忙起来,不过本来厨房也没有几个人不过都是些帮厨而已。

    原本掌勺的可是他曲文星啊!

    哎!他就是那么能干!不仅是那能探消息,还能掌勺做饭!嘿!做的多,这拿到的银子也多啊!

    所以身兼数职什么的简直是小意思!

    “吴老头儿,张婶!这是新来做饭的!”曲文星拍了怕独孤邈的肩膀,朝着里边两个正忙着的人喊道。

    独孤邈也就看齐全了这厨房所有的人员储备,不多,加上这语气昂扬的小子,只三人,三人能准备多少饭食?那此处暗麟的人数目也就差不多摸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最新章节 -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全文阅读 -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txt下载 - 漆起的全部小说 -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 飞速中文网

最新新书: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江司明 入赘相公太腹黑方舒瑶季承煜 三国之最强暴击 我爱江山更爱你 万界大佬都是我徒弟 阴阳八卦录 网红林风笑 我竟然成了救世主 虎帅萧破天楚雨馨 被世界抹去的名字 唯一女尊 浊酒杯醉人不醉 更始 天医归来秦羽夏晓薇 秦羽夏晓薇 天医归来秦羽 神豪从我给老爸留遗产开始 天医战神秦羽夏晓薇 情深意动:闪婚新妻太妖娆 惊鸿绝妃 两京风华录 挑衅文娱 总裁夫人又逃婚了温虞盛穆霆 木叶之慎 扶摇而上婉君心 小奇迹师 美女总裁的全职保安陈扬苏晴 斗破之云岚师叔祖 我的老公不分享 我练了辟邪剑谱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最新章节手机版 -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全文阅读手机版 -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txt下载手机版 - 漆起的全部小说 -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 飞速中文网移动版 - 飞速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