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域名是飞速中文网(feisuzhongwen)的拼音+com,请大家收藏一下
飞速中文网 >>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 >> 第93章疯狂的台谏官!
    独孤邈挑眉打量着站出来的青年,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模样,倒是仪表堂堂,对得起他的名字。

    脑海中努力回想关于宋仪的资料。

    宋仪?台谏官,据说还是祖传的那种!

    何也?

    因其祖孙三代都是御史台、谏院(合称台谏)里干活的人!

    但是在监察机构作为言官干的活本身就是得罪人的活计,这本来其实没什么,都是本职工作。

    且在先皇也就是独孤邈她爷爷之前,其实启国朝廷是非常注重保障台谏官的发言权和安全,这也因此极大提高了台谏官工作的积极性,让其本着“看谁不顺眼就参其一本,皇帝老子也不怕”的原则,一路驰骋!启国朝廷上下,那是没谁敢惹台谏官的!

    谁惹他们不高兴,让他们看不顺眼了,他们就是要参上一本!管上一管的!便是喝花酒还是衣服没穿好这样芝麻绿豆大的小事情也不行!要知道他们是连皇帝、宰相都不怕的人!

    只是不幸的是,到了先皇的时候,一切都变了,然而宋仪他爷爷仍然沉浸在这个优待之中,没有意识到自己头上的上司已经不是原来的上司了!皇帝不纵着总是靠嘴挑刺的这帮人了!

    所以不好意思——

    宋仪祖父因当初先帝行事穷奢极欲、荒淫无道而谏诤,帝不听,杀之,血溅金銮殿!

    等到了宋仪他爹这里,本来嘛就不甘心台谏官的辉煌时代就此过去,但是现实残酷,可他分外留恋和怀念啊!

    再加上当时她爹为情所困,从本来有希望拯救这个穷困潦倒国家的有志之君,一朝堕落,将众人的期盼弄碎了一地,忠心耿耿、一心为国的宋仪他爹更是受不了,不怕死地直言,一下子就惹怒了当时被爱情充满头脑的她爹!

    于是宋仪他爹被独孤炎一怒之下一掌给拍死在大殿之上了,又是血溅当场!历史总是惊奇地相似。

    但是谁知道,祖传三代的小独苗苗宋第三宋仪同学,秉持着家传精神,像是要跟皇室死磕到底似的,便是默默无闻无所作为,但是要依旧窝在御史台,好像就是要赖着不走了似的。

    不过经过血的教训,宋仪同学至今为止还未曾在她面前刷过脸,这是唯一的一次。

    对于台谏官的执著和“我谏不了但还有儿子孙子”的敬业精神,独孤邈表示,不是很理解。

    台谏官,他们的圈子,注定了特立独行!

    能把“犯颜直谏”作为其圈子内的最高荣誉美名,他们注定了不平凡。

    独孤邈突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自己爹和爷爷都死在皇家手中,而眼前的宋仪竟然还能如此坦然淡定,但看起来又不像是个拥有深仇大恨的人,所以......不会是因为所谓的“虽死犹荣”吧?

    独孤邈突然被自己的脑洞给吓住了!

    “宋仪?”

    “臣在!”宋仪言语铿锵有力,垂眸之中是激动而闪着光的黑眸,笼罩在衣袖间的嘴角挂着难以自持的笑。

    真是安静啊,熟悉的感觉,就像是祖父曾经讲过的场景一般。

    可是宋仪在莫名满足的同时,更多的是愤慨!是不甘!

    整个崇德殿空前的宁静,因为大多数的人早就被吓得屏住呼吸,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便是连朝之重臣贪污受贿这样空前严重到影响朝纲的大事,竟然无人敢附和攻讦!

    这到底是道德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祖父和父亲说得对,我们台谏官的使命注定让我们风雨交加,当踏上这条路的时候,就应该做好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准备!

    “你有何事要奏?”独孤邈倒是兴致勃勃,一扫方才的愤怒。

    “臣要状告满朝文武!状告陛下!

    如殿下方才所言,今天下一毫之事,已然到了非金钱无疑行之的地步。

    朝廷之上,良莠不齐!忠邪杂进!贪官污吏廉耻废坏,已然成风!

    今官大者,如苏大人,往往交赂遗、营赀产,以负贪污之毁,然其言国库无银,无奈为之,可臣暗中观之已久,苏大人家中歌妓舞女增置良多、良田宅邸数不胜数,更有园林多座,何以无银交与陛下?

    陛下行为有失,苏大人虽不为谏官,然亦有规劝陛下的职责!”

    苏德章瞪向宋仪:好你个宋仪!果然是会咬人的狗不叫啊!竟然是小看了这厮!还敢参他!看他回头不能死他!还交自己的银子给陛下?当谁都跟他似的傻了吧唧的!

    原本装死的满朝文武立刻惊醒:“......”我擦!你丫疯了!果然疯病会遗传的!这孩子是忘了自个儿爹和祖父是怎么挂掉的吗?血淋淋的教训你丫都没有让你长记性的吗?

    原本还在无聊,只好沉浸在殿下盛世美颜、饱经谢域冷飕飕眼刀风之中的裴九渊一下子就精神了!忍不住戳了戳旁边的江采微,你听听,今天好有意思的!

    江采微同样用冷眼来警告裴九渊,老实点!能不能分清点场合?!

    裴九渊却丝毫没有被好基友给威慑住,精神依旧是出奇地兴奋,他甚至有一种想和这位能人一起站出来的冲动!之前怎么没有注意到这位仁兄的呢?哎,可惜了。

    “哦?宋仪,你这真是好大的口气!好大的胆子!”独孤邈兴致浓郁,虽然语言听起来好像是在斥责宋仪,但是语气却是分外柔和。

    “臣之职责所在!”

    “现今居何职?”

    “臣殿中侍御史。”

    “哦,那为何只有你一人站出来?御史台其他人呢?要知道,你要弹劾的可不是一个人!御史中丞和侍御史何在?”更重要的是你丫竟然雄心豹子胆,竟然连皇帝陛下都敢弹劾!

    独孤邈原来并没有把事情闹得太难看的决定,她只需要让众臣知道她爹不可靠就行了,太多了.......毕竟脸面这种东西,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私心想要的。

    不过既然弹劾了,那就弹劾到底吧,倒是多拉几个人啊!底下的人已经站出来了,身为长官难道还不和之站在同一条战线之上吗?

    可是独孤邈问了一句,却是根本就没有人站出来,这场景一时间就有些尴尬了!

    “殿下莫不是忘了,自从陛下将宋御史杀了之后,御史台便再无人一人。”

    宋仪没想到出声的竟然是相爷!

    相爷为启国做了那么多,鞠躬尽瘁,呕心沥血,但奈何启国这摊子实在是太过于烂了,便是能力卓越的相爷也是无能无力!他懂得!他都知道。

    独孤邈要是听到宋仪的心声顾忌得吐血,这孩子傻成啥样了?竟然被谢域迷惑成这样?

    眼下,独孤邈听到谢域这话:啊?这样子的吗?独孤邈对于朝堂之事所知道的确实不多,从她接手朝政来开始,大多数的事情都是谢域来负责,她也有她的事情去做。

    独孤邈忍不住用可怜的目光望向宋仪,这可怜的傻孩子啊!

    不过——

    “哦,看宋仪你年纪轻轻......便当得御史台的顶梁柱,可谓难得啊!今日敢于站出来,行使分内之责,很是难得,是启国污浊官场上的一股清流,本宫心中甚慰!不像是某些人......年老失德!既然御史台中只余你一人,你便来做这御史中丞。”

    “谢殿下恩典!”他果然赌对了!是不是御史中丞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毕竟御史台就剩下他一个人,根本就没有人敢再来,卖官都卖不出去的那种!对他更重要的是太子殿下让他看到了希望!身为谏官彰显自己存在感而不失性命的希望!

    某些人:六部其余某些老菜帮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坚决不承认殿下是在说他们!肯定是在说苏德章那个老狐狸!哼!

    “朝廷是该引进一些新鲜血液,不要总是一帮子橘子皮老脸,对朝廷做不出什么贡献,还仗着自己是元老级别的人不断地对腐蚀挖空朝廷!是不是还嫌启国朝廷不够烂啊!是不是希望雁国再来犯一下!大家一起做亡国奴来得爽啊!”

    “殿下息怒——”群臣人心惶惶,殿下这是什么意思?雁国难道又要来犯!他们要不要逃啊!

    “本宫息怒不了!本宫年纪轻轻风华正茂,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竟然碰上这么个烂摊子!

    你们当本宫稀得管!这难道是本宫一个人的国家吗?

    都到了这个地步,启国是什么情况,你们难道不比本宫清楚?你们倒是为了自己利益想得明白,难道就不会想想要是再完菜了,就不是换一个君主来主持这个国家这么简单的事情,是你们众位都要和本宫一起当亡国奴!当奴隶!

    真当启国周边都是什么良善的国家不成,真等到雁国撕裂了启国的时候,他们可不会再顾忌什么面子,比上不要脸,能分得上一羹不是更实惠!谁是傻的?”独孤邈犀利的目光瞪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有的人慌乱大惊顿醒悟,有的死猪不怕开水烫般的淡定,还有的是悲伤的忧心忡忡......

    可谓是众生百态。

    独孤邈冷眼旁观。

    言语愤怒,却不一定代表心中所想,她早已经心如磐石,坚不可摧,她不过是像对待她父皇那般,尚存有仁慈希望用最基本的仁慈给他们一个机会,但是显然,某些人,并不想要这个机会。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本宫不想追究太多,当然,归其根本原因大家也心知肚明,便是本宫厌恶看到你们这群老脸,但是现在人才紧缺,本宫也是没办法。”

    年老色衰的群臣:殿下,这就扎心了啊!

    “但是某些人不要就此认为自己是必不可少的,本宫就动他不得!这世上没有谁是必不可少的,包括本宫!九麟!”

    “回禀殿下,已将负责左曹事物的户部侍郎王大人满门逮捕关押!”

    而这时,那位王大人已经被九麟卫给拖着出来了,满面苍白,连辩解的力气都没有!

    “该杀的杀,该流放的流放,至于这位王大人......砍了。”

    “是。”

    独孤邈轻飘飘的一句话之后,殿中众人仿佛就听到了殿外有什么东西滚落在地的声音,还咕噜噜地滚了老远。

    宋仪还没有反应过来,当他下一秒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很想很想劝谏太子殿下您这样的流程不合规矩,但是对上太子的那双凌厉的眼眸,他话就不敢说了,作为他家和御史台唯一苟活至今的人,能好好活着,眼力劲儿很重要。

    苏德章方了,无比地心方,王建他是做了什么事情,太子殿下竟然说砍就砍了?会不会牵连他啊,要知道,他作为户部尚书,作为户部的最高长官,那可是全权统领户部!左曹作为掌管日常赋役的一司,也是户部的一部分啊!

    “敢问殿.......殿下,王建是犯了什么错?”

    “通敌卖国。”独孤邈轻飘飘地说道。

    群臣:啊?他们启国还有什么能卖的吗?不知道啊!

    苏德章:我擦这个坑长官的王建!他这是要坑死老子啊!平时表现得那么谄媚狗腿的小人模样,竟然还有胆子做这样的事情!被他害惨了!

    可是王建到底是做了怎样通敌卖国的事情啊?他为什么一点苗头都没有看到呢?

    “你到现在还不知晓?果然是人老了。”

    顶着独孤邈嫌弃的眼神,苏德章感觉很憋屈,太子殿下怎么回事?动不动就人身攻击!他怎么也是三朝元老,为这个朝廷做了多少的贡献?卖了多少的官,给陛下的内藏库增了多少收入啊!

    “他把赋税的消息报给雁国。”独孤邈提醒道。

    可是苏德章依旧很懵逼,他们启国还有什么赋税吗?

    独孤邈憋屈啊,臣子蠢,她能怎么办?要不杀了?

    “遂安县。”这下子能想起了吧?

    苏德章想起来,一惊,“那县丞不是想要买官吗?他交了那么多超过实际收入的赋税,根本就不正常啊!”

    “所以钱就都进你口袋里了?”独孤邈咬牙切齿地说道。

    群臣:这是重点吗?

    但对于独孤邈来说,这当然是重点!

    孱弱的国防力量,内讧不断的官僚体制,让她疲惫不堪。

    更可怕的是要防备边患,就必须养兵,这都需要银子啊!

    可一直以来的士卒都是自加冠服役起,一般直至终生除非伤残或死方退役,而大批人员之中,其实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于青壮年的时候具有实际的战斗能力,战斗能力不足,便用人数来凑,长此以往,便形成了冗兵,冗兵造就的后果就是军费不够用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最新章节 -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全文阅读 -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txt下载 - 漆起的全部小说 -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 飞速中文网

最新新书: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江司明 入赘相公太腹黑方舒瑶季承煜 三国之最强暴击 我爱江山更爱你 万界大佬都是我徒弟 阴阳八卦录 网红林风笑 我竟然成了救世主 虎帅萧破天楚雨馨 被世界抹去的名字 唯一女尊 浊酒杯醉人不醉 更始 天医归来秦羽夏晓薇 秦羽夏晓薇 天医归来秦羽 神豪从我给老爸留遗产开始 天医战神秦羽夏晓薇 情深意动:闪婚新妻太妖娆 惊鸿绝妃 两京风华录 挑衅文娱 总裁夫人又逃婚了温虞盛穆霆 木叶之慎 扶摇而上婉君心 小奇迹师 美女总裁的全职保安陈扬苏晴 斗破之云岚师叔祖 我的老公不分享 我练了辟邪剑谱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最新章节手机版 -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全文阅读手机版 -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txt下载手机版 - 漆起的全部小说 - 启禀太子相爷要为后 飞速中文网移动版 - 飞速中文网手机站